講道重溫

2018年3月11日 不能承受生命的速(林前7:29-31、可1:14-20、詩62:5-12)
伍渭文牧師

我教中學時有一位同事在1967年代表香港參加日本東京世界大學運動會。期間認識世界各地的選手,歡樂滿滿,畢生難忘。閉幕禮結束時,全場燈光熄滅,頓時感到失落;在這一刻他感到不能承受生命的速,促發他追求基督信仰,信主後非常熱心。去年聖誕我跟移民北美一位弟兄聚舊。當年他完成了25億元的工程便退休,公司為他預備了盛大的慶祝會,但他突然情緒低落沒有參加,良久凝固在辦公室的坐椅上。這一刻,與工作了33年的公司告別了,他感到不能承受生命的速。醫生說他患上抑鬱症。

因為有不能承受生命的速,人就說「人一世物一世」,「我們就吃吃喝喝吧!因為明天要死了。」(林前15:32)。人生就像短短的機場鐵路,在香港站上車,那裡很有氣派,名店林立,高聳的國際金融中心就在那裡。第二個九龍站,圓方那裡也熱鬧,不單有美食名店,將來更接連西九龍高鐵站,這是地下最深也是最昂貴的建築。下一站是青衣,青衣城也有美食名店,但感覺不一樣了,因為下一站是香港國際機場,終站到了。

1 將臨的終末 (林前7:29-31)
世界短暫,生命永恆。在今天的書信經課,保羅也說時間短速:「弟兄們,我是說:時候不多了。…這世界的局面將要過去了。」(林前7:29, 31)為何時候不多了?因為基督很快復臨,為上主工作的時間不多了。保羅沒有說生命短速,死亡來到,甚麼都沒有了。保羅指出因為世界的短速,世界可以給我們的也是短速。但基督來到世界,為我們帶來永恆的盼望。從永恆的視角透視,地上的生命何其短暫,有不能承受的速。

對保羅來說,機場站不是終站,他還要上飛機,飛向一個更美的家鄉,他看到更終末的目標——覲見為他捨命的基督。從機場鐵路的起點到終點只35.3公里,但香港機場到洛杉磯有11,640公里。若人生不僅從香港站到機場站,到了機場還要飛往洛杉磯,那麼在香港站、九龍站、青衣站的美食和購物並不那麼重要了。到了機場終站,也不用絕望,因為我們將騰空而起,奔向萬頃窮碧,要到達永久的家鄉。

生命的催逼感。從上主永恆的國度看世界和地上的生命,世界顯得短暫,生命顯得急速。不能承受生命的速催生了生命的迫切感、召命感。從終末的角度看,很多以前認為極重要的事情如婚姻、家庭,都變得沒有那麼重要了,人可以結婚,也可以不結婚。保羅因為神國的出現,看事情的視角拉闊了:「時候不多了。從此以後,那有妻子的,要像沒有一樣;…因為這世界的局面將要過去了。」(林前7:29-31)

這世界的局面將要過去。上主所造的世界原是美好,這世界的局面乃指當時控制著人思想的價值觀、人生觀。其中包括:1. 男尊女卑:一夫多妻,妻子是丈夫的財富,用以傳宗接代;但保羅說夫婦是伴侶(林前7:2-5)。2. 靈魂肉體對立:以為肉體是短暫而且朽壞,所以禁欲,專注永恆的靈魂。有信徒以為信基督就要離開不信的配偶,免得沾污自己。保羅說不可離開未信的配偶(林前7:12-13),恩典可治愈自然(grace heals nature)。3. 工作聖俗有別:羅馬市場買到的的肉都拜過偶像,同樣從事修路築橋的工人也會參與祭祀異教的守護神。但保羅說,偶像算不得甚麼,信仰釋放了我們,信仰免除我們被偶像所轄制。4. 身份貴賤分明:當時有人以為成為基督徒後社會地位會截然不同,但保羅說:「各人蒙召的時候是甚麼身份,仍要守住這身份。…若能以自由,就求自由更好。」(林前7:20-24) 信仰給人心靈的自由,尊貴的身份。信仰不是狂熱,信仰對現實保持清醒(common sense),但信仰看到現實表象看不到的屬靈真相。我們真正的老闆是上主,我們是基督的僕人,因此所有工作都是神聖尊貴。

小結:這世界的局面將要過去,因為聖靈像淨化一切的風,靜靜吹拂這世界。基督埋在地下那三天,不動聲色,像春雨一樣,隨風潛入夜,潤物細無聲,恩典已滲透這世界,恩典可治愈自然。我們要回應上主的召喚,在不同的崗位,作得人如魚的漁夫。

2 即時的呼召(可1:14-20)
今天福音書可見耶穌呼召門徒,門徒就立即撇下一切跟隨耶穌。但門徒並沒有放棄擁有的船,也沒有停止搖櫓的技巧。撇下一切,是告別過去,過去是要得魚,現在用來得人。耶穌講道時,很多人圍在海邊,門徒把船開出,離岸不遠來宣道。耶穌要獨處禱告,門徒把他送到對岸。

每個職業都有它的目標,奴隸的目標是贖身得自由,漁夫的目標是得魚,每個行業都有它們要得的魚,但保羅教導我們要得人如魚。因為看到終末很快來到,我們把追求魚的目標成為得人的目標。前中大校長沈祖堯教授曾公開分享,經2003年沙士疫症,看到生命的脆弱,以後不是看病,乃醫治病人。前律政司司長黃仁龍在崇基周會分享,信仰幫助他在一堆堆文件和數字中,看到人的臉龐;他不單處理事,更是公正地幫助人。

所有職業都是得人如魚,因為職業是召命,職業(vocation)源自拉丁文呼召(calling),不同的身份或崗位是見證信仰的地方,也是對人顯出愛的地方。所有職業都有愛的元素,養妻活兒是對家庭的愛,促進經濟繁榮使人人就業也是愛。為奴的當然希望得到自由,但得不到自由也不用氣餒,因為我們已被基督釋放。

在我們人生不同的季節有不同的身份,這些身份有些是與生俱來的,有些是我們選擇的。但我的工作崗位,是自己選擇的身份。林前7:20說:「各人蒙召的時候是甚麼身份,要守住這身份。」身份是服侍人的崗位、見證信仰的地方。

這世界的局面將要過去,因為恩典已把世界改變了,這世界的樣子要過去,不是地震海嘯災難式的突然終止,乃被基督的仁愛與誠信真實改變了,而教會就是改變世界的推手,被召在不同崗位、守住不同的身份,得人如魚。

3 崩壞面前的穩妥 (詩62:5-12)
這世界的局面將要過去,我們的身體也要漸漸過去,慢慢朽壞,歸回塵土。在微信看到一信息,說77歲的宮崎駿「早就鬚髮皆白,戴個老花鏡,手握鉛筆,在一堆畫稿面前一坐就是一天,幾十年如此。只是最近總是喃喃地念著:『我的時間不多了。』這句話,讓人聽了心裡突然一疼。原來那個製造童話的人,原來那個小心翼翼保護了我們天真的人,原來那個用力溫暖了全世界的人,也是會老去的啊。歲月還是沒有饒過你。」

歲月沒有饒過我的是外在的肉體,但內心的自由不能奪去。保羅說過:「所以,我們不喪聸。雖然我們外在的人日漸朽壞,內在的人卻日日更新。我們這短暫而輕微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、無比、永遠的榮耀。因為我們不是顧念看得見的,而是顧念看不見的;原來看得見的是暫時的,看不見的才是永遠的。」(林後4:16-18) 看不見的比看得見的更重要。

在人生的征途上,我們遇到很多表面看來不易明白的橫逆,信心受到試驗。有時行經死蔭的幽谷,信仰失去焦點,這時候我們需調校方向,察驗上主的路徑。這段時間,我認識的朋友中,不少身體軟弱,先有突然崩壞的震驚,跟著是長期潰敗的磨難,生命像將倒下來的牆。詩62:5-12給我們面對崩壞的穩妥;上主是磐石和避難所,我必不動搖。前面3、4節提及詩人受到一些攻擊,但全篇詩篇重複三次「惟獨他是我的磐石…我的避難所」。

上主是避難所,是崩壞面前的穩妥,對香港人也是適時的安慰。2018年香港電台首次城市論壇結束時,主持問每位出席嘉賓新一年的展望,一位說:「我不能希望明天會更好,祇希望明天不會更壞,壞的時候也不要太快。」不少人嘆息已往的制度漸漸潰敗,香港變得跟以前不一樣了,香港的底氣漸漸消失,我用「底氣」這詞大家應明白了。我想,若教會此刻能活出信仰,守住身份,香港就不會那麼快崩潰。

結論:有人問愛因斯坦,你最想知道的是甚麼?他說:「我想知道這浩瀚的宇宙,是否對人類友善?」相對整個宇宙,人類太渺少了,生命也太脆弱了,若是宇宙對人類不友善,禍哉!我們滅亡了。但感謝上主,宇宙之主,已降生為人,為我們的罪被釘在十字架上,第三天復活。我們不能承受生命的速,因為時候少了,這世界的局面要過去。但生命不是隨死亡而結束,機場鐵路站不是我們的終站,我們還要一飛沖天,遨遊那萬頃窮碧,到達那永久的家鄉。這世界和其中的都要過去,讓我們守住身份,得人如魚,這是上主給我們的召命,也是存到永遠的福音果子。

(文稿由伍渭文牧師提供,本堂麥慧文長老整理。)

Copyright © 2018.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權所有,未經同意,不得轉載。